未来会(www.fuwill.com,微信号:fuwill)是一个关注“人”和“利他”的温暖社区。希望更多的人在未来会发现人生的更多可能,找到自己生命的出口、前进的力量,也请您把未来会推荐给更多的朋友。

国内疫情趋于平静,武汉患者“清零”,估计很多人对幸福的理解会跟以前不一样了。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聊聊联合国在3月份发布的《2020年全球幸福报告》,以及三位著名报告撰写人的一些研究结论和建议。

根据这项报告,中国今年的幸福国家排名比去年上升了7位,排在第86位;美国上升1位,排第18位。全球最幸福国家前10名依次为:芬兰、丹麦、瑞士、冰岛、挪威、荷兰、瑞典、新西兰、奥地利、卢森堡。

《全球幸福报告》由联合国在每年的“国际幸福日”(3月20日)发布,2012年以来已发布了9次。报告衡量幸福国家的指标主要有六个:人均GDP、预期健康寿命、社会支持资源、社会自由度、对他人的慷慨程度、对政府的信任度。取三年的平均值进行排名。

据清华大学社科学院院长、心理学系创系主任彭凯平教授分析,拖累中国排名的恰恰是三个重要心理指标:社会公益水平偏低、社会信任度偏低、主观幸福感不足。

关于报告本身及其背后的原因,我们在这里不做具体分析。下面我们重点来认识一下该项报告的三位撰写人:著名全球发展问题专家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加拿大国家幸福研究项目发起人约翰•赫利韦尔(John F. Helliwell)、英国首席幸福经济学家理查德•莱亚德(Richard Layard)。他们关于幸福的观点可能才是对我们更重要的。

1、全球发展问题专家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

报告的负责人兼联合撰写人是全球发展问题专家杰弗里·萨克斯。他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络的主任、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所长、哈佛大学国际研究中心主任,曾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和潘基文的特别顾问。他曾连续两年被《时代》杂志评为“世界百名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并被《纽约时报》称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学家”。

他在《文明的代价:回归繁荣之路》中写道:富裕的美国正陷入新的迷茫:政府公共责任缺失,精英群体扭曲,人们沉湎于消费与娱乐的狂欢之中。回归繁荣,就是要寻找到一条能够给人们真正幸福的路径。

萨克斯认为,美国整个国家正在被一场严重的道德危机所荼毒,即美国的政治经济精英们身上本该具有的公民美德的堕落。“如果富人和掌握权力的人未能对社会中的其他人以及世界其他地方展现应有的尊重、诚实和同情,如果不恢复其勇于承担社会责任的气质,美国的经济复苏就不会有什么价值,而且也不可持续”。

尽管着重于反思政府和精英阶层的社会责任,但萨克斯对公民个体的责任并没有视而不见。他严词批判美国社会日益弥漫的过度消费、过度娱乐现象,以及过分突出个人自由主义,却无视个人应尽的社会责任。

在他眼中,在重商主义下广告无孔不入,人们的思想意识在被动中出现变化,越来越多的时间被广告、电视、电脑、手机等夺走;“全民上瘾”“娱乐至死”现象像一种麻醉病毒,几乎蔓延到社会的各个角落,粗俗狂欢过后,只留下精神的一片空虚……社会大众的幸福到底去哪儿了?当一个人乃至一个社会失去阅读的能力,同样随之而去还会有反思和想象的能力,由此以来,精神上的幸福感便会如同泡沫般光鲜但缺乏内涵。

在萨克斯看来,美国的教训是经济发展并不能确保人民幸福和政治稳定。美国的社会形势正不断恶化,富人用钱来换取政治权力,而穷人则自生自灭。在私人生活中,美国人已经深陷于消费主义无法自拔,而消费主义则反过来吞噬了美国人的时间、金钱、精力,以及致力于集体福祉的倾向。“全世界都必须引以为戒。除非我们能摆脱这种权钱交易和病态消费主义的怪圈,否则,每增加一点生产力,我们就会多丢失一点人性。”

2、加拿大国家幸福项目发起人约翰•赫利韦尔(John Helliwell)

报告的第二位联合撰写人是约翰•赫利韦尔(John Helliwell)。他是加拿大高级研究所(CIFAR)的高级研究员,也是该所“社会互动、身份和幸福”项目的联合主任。

赫利维尔始终认为,一系列的社会关系,决定着人们是否感觉幸福。“这个世界瞬息万变,无论是在学校、工作场所、社区还是社交媒体上,彼此之间的互动对人的幸福有着深远影响。”

他说,报告衡量人们对于生活的整体满意度,更重要的是看大家对于生活所在地人们是否会彼此照顾的信心。“快乐的人有最显著的幸福因素,就是互信互助让生活更好。”

在他看来,幸福不是指表达快乐情绪的能力,它更多是一种对自我生命总体层面的满意,相信自己所处的社会或国家里人人能够彼此帮扶。

这项报告也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结论:自2013年至今每年的排名,北欧五国芬兰、丹麦、挪威、瑞典和冰岛都位列前十。赫利韦尔据此得出结论:寒冷的国家更加幸福,可能不完全是一种巧合。他说,“在恶劣的环境下,你必须得发展与他人合作的能力,否则就无法生存。”不过他也强调,“我首先要提醒大家不要形成任何地理决定论,这个有趣的观察值得我们所有人反思。”

3、英国首席幸福经济学家理查德•莱亚德(Richard Layard)

报告的第三位联合撰写人是理查德•莱亚德。他是英国首席幸福经济学家、国民幸福指数推动者、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和布朗的政策顾问,还是联合国倡导以“国民幸福指数”来代替“国内生产总值”的主要发起人和推动者。

如今各国政府开始意识到,衡量一个社会的健康程度,光靠GDP是不够的。这一改变,部分要归功于理查德•莱亚德和他的那本有巨大影响力的书《幸福的社会》。

他在这本书中提到一些有意思的观点:

1)一旦维持生计所需的经济收入有了保障,要提高人们的幸福水平就不太容易了。

2)人类最大的挑战,就是用征服自然的能力来征服自己,得到更多我们想要的幸福。

3)在某种程度上,生活水平就像酒精或药物。一旦你有某种新的体验,你就需要更多这种体验来维持你的幸福感。你就像在“快乐跑步机”上,只有不停奔跑,你的幸福感才会保持不变。

莱亚德据此认为,如今人类已经是有史以来最富足,但我们并没有更快乐。要追求更多的快乐,我们需要建立一种截然不同的文化:重视的不是个人的成功,而是帮助其他人过得更快乐。这个新兴的快乐科学的发现,可能对我们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它告诉每个人该如何处世待人,并改造我们的学校、职场、医疗、社群及家庭生活,以获得更快乐的结果。总的来说,它要求的是一个全新的应对方式。

莱亚德还认为,对于个人幸福来说,社会和心理因素远远比收入水平更重要。由他领导的一项名为《幸福来源》的研究表明,消除人们的抑郁与焦虑能够减少20%的痛苦,而如果政策制定者仅仅关注于消除贫困,则只能减少5%的痛苦。“这些证据表明我们需要作出新的改变——不是强调‘财富创造’,而是‘幸福创造’”。

在莱亚德看来,幸福并不总是随着物质财富的增长而提升,是时候减少物质主义,更关注内心生活了。他说,我们的生活存在悖论。多数人希望收入越来越高,并为此不懈努力。但是尽管越来越富足,人们却没有感到越来越幸福。“经济增长并不一定让人们更幸福,大众追求物质财富往好说是徒劳的,可能性更大的结果是让人更加不幸福”。



好书分享:

更多分享,请关注未来会网站(www.fuwill.com)、微信公众号(未来会)和新浪微博(未来会的利他世界)。

未来会网站(www.fuwill.com)有900个新颖、有趣、能触动人心、可改变自己的案例。把未来会推荐给更多朋友,帮助更多人找到他们生命的出口、前进的力量,是我们改变世界、改变自己的最简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