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0年至今,我校“王式廓吴咸奖学金”共资助55名同学远赴海外各地考察学习。而在疫情影响下,今年的“王式廓吴咸奖学金”——研究生国际交流考察项目,经基金会商议后取消。

在过去的2019年,我校共有12名同学获得该奖学金资助,远赴全球各地开展学术研究和考察。央美助学中心采访了作为获奖者之一的王铮同学,希望能给来年申报该项目的学生提供借鉴和指导。

采访机构:央美助学中心

受访学生:王铮

Q

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王铮:

我是王铮,来自研究生院,博士研究生二年级。研究生是油画专业,读博士选择了版画。在我看来,不同学科之间其实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艺术是相通的、互补的,版画的相关知识和绘画观念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使油画创作的语言更为丰富。

Q

介绍一下你的考察计划吧

王铮:

我的这次王式廓奖学金的考察计划是去美国东海岸。从华盛顿开始,途经费城最后到达纽约。着重参观几个重要的艺术博物馆,以及和我创作相关的航空航天博物馆。

2019年7月5日,我乘坐直飞华盛顿的航班从北京出发,于美国时间7月6日到达华盛顿杜勒斯国际机场,开始这次王式廓奖学金的正式游学之旅。在华盛顿期间,我将主要精力集中于华盛顿国家美术馆以及航空航天博物馆,顺便游览华盛顿的史密斯博物馆群。7月12日从华盛顿启程,乘坐火车抵达费城。参观费城美术馆、罗丹艺术馆、巴恩斯艺术馆。7月16日,再次乘火车到达纽约,这次游学之旅的最后一站。大都会博物馆、古根海姆美术馆、福瑞克私人艺术馆等。

Q

考察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

王铮:

在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的参观中,有幸赶上了丁托列托(Tintoretto)的回顾展;在费城艺术馆赶上了印象派的特别展览(TheImpressionist‘sEye);在纽约大都会赶上了荷兰绘画回顾展;这些难得的特展很能够激发绘画的一些灵感,对于原作的渴望、画面背后的故事、绘画技法方面的近距离研究等都很大程度地得到了满足。其次,这些年来,我的创作主题一直是以飞机为主要创作对象,在华盛顿航空航天博物馆中,使我的眼界得到了一次全方位的拓展,第一次在航空航天博物馆中感受到了无比的震撼和对于飞机型号的深入研究。

Q

考察中有什么不尽人意或者需要提醒以后的考察者注意的地方呢?

王铮:

这次考察最大的遗憾是由于时间比较紧,没有将更多的时间更多的在博物馆中“耗尽”。对于学习油画的我来说,近距离的观摩原作、近距离的与大师进行“对话”又似乎永远都不会得到满足,回味的过程总是充满了幸福与遗憾。但每当踏进一座座过去只能是在画册或电视里才能见到的博物馆时,心中会涌现出一种莫名的踏实感,这种感觉一直伴随着这次考察的每一天。我尽可能的在每张画前面多一些驻足的时间,尽可能的把每张自己喜欢的画都刻在脑子里,我深知许多技法方面的研究是一定要通过看原作才能体会到的。

Q

谈谈学术以外的考察经历吧

王铮:

这次考察在最初充满了无尽的未知。感受到华盛顿博物馆工作人员耐心的讲解和指导;遭遇了费城黑人司机故意绕道而损失十几美刀,纠结是否要申诉还是为了安全而吃哑巴亏;赶上了纽约42年从未有过的大停电,从纽约老牌标志性建筑帝国大厦徒步走到网红打卡新地标The Vessel。所有的车都堵在街上,鸣笛、吵闹、歌声、谩骂,等等。好像瞬间感受到另一个世界。终于在两脚发木的时候到达了租住的公寓,住在22层的我,被告之电梯因为停电停运。和同租在大楼里的中国留学生一起爬楼聊天,感觉却是天赐了一次“行为艺术”。

Q

有什么话想对王式廓艺术基金会和以后的申报者说的吗?

王铮:

时隔将近一年,再次回忆起来,特别的感谢王式廓艺术基金会给予我这样难得的机会。关注青年艺术家、扶持艺术院校的学生开展一系列艺术项目的发展一直以来都是贵机构给予我们的关爱的体现。很荣幸能够获得此殊荣,踏出国门去研习艺术、观看原作,一直以来都是我的梦想,但都被种种原因搁浅,这次奖学金计划是一个强有力的推手,不但让我完成了自己的心愿,而且催生我再次创作的欲望,给予我大量素材。艺术不是一个人的,是需要大众的,从来都是。

对于申报者来说,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研究方向、不同的艺术特点以及不同学科之间的关系其实都是踏出国门去探寻艺术的初衷;不仅可以开拓眼界,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是关于论文写作的一个很好的供给,可以将专业和论文相结合,综合考虑适合的国家,这样收获会更加明显。虽然今年很特殊,有疫情。不知道何时能够可以自由去安排以往的奖学金计划,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王式廓奖学金”艺术的力量。

主编郭丽

审核李贞汗

整理 吝莹莹

编辑陈明

来源助学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