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姐姐送给我一串风铃。不,与其说它是一串风铃,还不如说它是一个精美无比的铃铛。我把它小心翼翼地挂在墙上,仔细端详起来。金灿灿的大铃铛周身刻满了闭目沉思、坐在宝莲座上的菩萨,铃顶雕着八个细若蚊足的字“佛光普照,诚者必得”,还镶着一幅“双龙戏珠”的图案。

铃下系着一東红缨,铃上还穿着几颗闪闪发光的绿珍珠,真叫人越看越喜爱。弟弟跑了过来。他一眼瞧见那铃铛,高兴地拍着小手叫起来:“真好看!真好看”还鼓起腮帮子使劲儿地吹了几口气。铃铛动了几下,却一点声响也没有。真是大出所料,原来是个铃,徒有其表。弟弟失望地离去,我也黯然神伤,不由得想起前不久碰到的一件事……那是一个下雨天,我独自一人去乘车。车站的一间小屋里站满了人。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两位学生模样的青年正在专心致志地看书,似乎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什么事也没发生。他们的胸前别着名牌大学的校徽,闪闪发亮让人淡慕。

周围的人喷喷称赞。车开来了。人群一阵骚动,两名大学生不顾自己的身份,连挤带推争着上车,把一位老人挤倒了,也没去道款。周围的人纷纷责备,他们胸前的校徽也没原先那么闪亮了。我伫立在风铃前,若有所思地望着它。姐姐送给我的虽是个哑铃,但得到的启示却足以弥补它的不足:凡物不应图其表面,应求其实,人也一样。

恩师: 文章“言之有物”是写作的一大境界,这要求写作者必须有敏锐的洞察力、充分的想象力和对生活中司空见惯的事物的分析能力。本文短小精,把外表“精美无比”的风铃,与别着“名牌大学的校微”的学生连在一起,而风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