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公园是上海的老牌公园,顾名思义就是桂树之林,公园占地3.55万平方米,是上海市民中秋赏月和赏桂的首选之地。每每到了中秋佳节,桂林公园之中会举办拜月、扮杂剧、社戏等等节目。而在90年前,这是黄金荣的私家花园,有一座占地20多亩的花园别墅,是黄金荣为了和杜月笙斗富建造而成的。

这事儿还要从杜月笙的杜家祠堂说起。

当年杜月笙少年离家,来到上海闯荡。父母双亡的他年轻气盛,在离开家乡之时,他发誓要荣归故里,大修杜家祠堂,闯不出名堂绝对不会回来。

在上海闯荡的岁月,黄金荣是杜月笙的贵人。杜月笙被人介绍到黄公馆之前只是一名在街头混迹的小流氓,在妓院和赌场混日子,有钱呼朋唤友喝酒吃肉,没钱就伙同一帮流氓在路上打劫路人……而进入黄公馆之后,他完全变了一个人,从一个做杂役的仆从被黄金荣的夫人林桂生瞧上,从此之后一直被林桂生重用,成为黄金荣最为信任的心腹。

随着杜月笙的势力越来越大,黄金荣和林桂生知晓他早晚会成为和自己比肩的上海闻人。黄金荣和他拜了把子,送了杜月笙一栋杜公馆,林桂生出面为他说了一门亲事,并且将杜月笙的长子认作干儿子。从此之后杜家和黄家犹如一家人,杜月笙一路辉煌,黄公馆只是杜月笙短暂的停留之处,他注定要走向更加广阔的世界。

黄金荣看着杜月笙从一个不声不响做事的小奴仆,变成在上海一呼百应的青帮大佬。杜月笙从来都对黄金荣十分尊敬,无论身处何种地位,在黄金荣面前都会恭恭敬敬喊一声大哥。黄金荣本也以为杜月笙始终会将他当作老大哥,他在上海一把手的地位永远不会动摇。直到他因为露兰春争风吃醋得罪了卢永祥之子,又抛弃了脏糠之妻,失了贤妻林桂生。娶了露兰春之后露兰春红杏出墙,将黄金荣的财物和保存着黄金荣各种“秘密”的黑皮包窃走和小白脸私奔。黄金荣被她耍得团团转,他为了一个戏子抛弃妻子,又被戏子带了绿帽子,成为上海滩众人茶余饭后的笑柄。黄金荣的名望因为露兰春这件事受到严重的损失,后来还是杜月笙找人将此事摆平。

此事之后,杜月笙更加积极培植自己的势力,他本就是林桂生从众多小厮之中发掘出来的,林桂生对杜月笙有伯乐之恩。黄金荣如此抛弃糟糠之妻,杜月笙多少会感觉到心寒,他将林桂生安置好,从此以后便知晓黄金荣并非可以完全托付之人。

在黄金荣独自沉浸在被女人玩弄的愤怒之中时,杜月笙已经开始渐渐扭转局势,逐渐替代了黄金荣的地位。1927年,黄金荣度过了自己的六十大寿,大寿是小弟杜月笙、张啸林全权准备的,大寿当天,老蒋专程从南京赶到了上海,专程向这位曾经的师父祝寿。寿宴从中午一直延续到了晚上,无数政商界名流送上了贺礼,黄金荣感觉好像已经从露兰春的阴影之中走出来了,面子终于好像是赚回来了。然而,当不久之后的杜家祠堂落成典礼之时,黄金荣才发现,杜月笙无论是财力还是地位,已经远远高于他了。

1930年春,杜月笙筹集了50万元,开始着手修建杜家祠堂。他在高桥镇祖宅附近购置了50亩的土地,修建祠堂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一年后杜家祠堂落成,杜月笙终于不负当年的誓言,光宗耀祖,他决定不惜成本举行一场巨大的落成典礼,以向世人昭告自己的地位。

在典礼之前,杜月笙大发请柬,邀请了能邀请到的无数名流。当时杜月笙的名望已经在华东地区非常响了,来到上海的名人都以被杜月笙邀请到杜公馆做客为荣。杜家祠堂落成,但凡是被邀请到的名流都给予了积极的回应,典礼前半个月,已经有无数贺文、匾额、花篮、旗伞等等送来,还有人直接送来了大额的礼金和文玩珍宝,让人目不暇接。

其中最为珍贵的就是国学大师章太炎亲自为杜月笙写的《高桥杜氏祠堂记》。章太炎直接托人将这篇文采卓然的文章送到了杜公馆,章太炎之后,更有汪精卫、胡汉民、杨度等人送来了各种称颂的文章。

典礼当天,万名群众将杜家祠堂围得水泄不通。庆典的酒席摆了三天,一天就有千桌。杜月笙觉得扬眉吐气了,他活了42年从来没有像那一天那么痛快。正如他在庆典之后对好友所说的话:“看我今天的排场,像极了鲤鱼跳龙门。可我跳龙门,远比你们困难许多。因你是鲤鱼,我是泥鳅,你们五百年可跳龙门,我还需一千年修炼成鲤鱼。你垮下来还是锦鲤之身,而我又要变成一条泥鳅咯!”

杜家祠堂落成典礼,让黄金荣看得非常不舒服。他深深感觉到什么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也深深感慨在杜家祠堂落成典礼前,他的六十大寿看起来是那么得不值一提。

很快就到了清明节,黄金荣来到父母坟前祭祀,黄家的祖坟那时候还静静湮没在荒草之中,四周是一片无人祭祀的荒坟。黄金荣出身贫苦,他有了地位有了钱财之后,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要衣锦还乡,要重修祖坟。

黄金荣心中很是愧疚,他现在在上海吃香喝辣,父母还在这荒坟堆里面。他从什么时候就不如自己的徒弟了呢?黄金荣回去之后,左思右想,一定要给父母也修一座祠堂。他立马开始找地,不久之后就买下了60亩土地,恰恰比杜月笙所购置的土地多了十亩地。

黄金荣先没有急着动,而是先放出了话,说要建造一座黄家花园。不久之后,黄金荣手下的徒子徒孙们就开始向他送钱“孝敬”,仅仅是这笔钱就已经高达350多万银元。

为了方便修黄家花园,黄金荣专门修了一条路,直接通往坟地,并且将这条路命名为“金荣路”。黄金荣的花园在几个月之内已经有了大致雏形,黄家花园相当豪华,黄金荣赶紧购置家具,紧赶慢赶在吉日“11月18日”之前将黄家花园完工。

和杜月笙一样,黄金荣打算在11月18日举行落成大典,提前大发请柬,他还借鉴了杜月笙发放纪念章的形式,找人设计制作了纪念章,赠送给前来道贺的宾客。

落成典礼当天,皇家花园门前鞭炮震天,上海军政界要员纷纷前来祝贺,黄金荣的徒子徒孙们自然是各个手捧贺礼前来道贺。

典礼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突然来了一辆黑色的轿车,从轿车上走下两个士兵模样的人,他们将一块大理石碑抬了下来,石碑上面写着“文行忠信——蒋中正题”。

黄金荣大喜。

他命令手下赶紧奏乐放鞭炮,将蒋介石亲自书写的这块石碑送进了黄家花园之中。黄金荣让人将这块石碑恭恭敬敬地供在大厅上方,后来又找人镶嵌在了首院大厅的六角亭上。黄金荣后来将这个大厅命名为“四教厅”,意思是老蒋的这四个字每个字都是一个教诲,他会谨慎听之。

黄家花园让黄金荣挣足了颜面,他终于觉得自己从杜月笙那里掰回了一局。黄金荣修建这座黄家花园说是为自己养老的,然而这座奢侈的花园并没有等到黄金荣来养老。

抗战爆发之后,上海沦陷,黄家花园成了日军的军营。日军撤出之时,不仅掳走了黄金荣珍藏在黄家花园的文物和珍藏,还一火烧了黄家花园的主体建筑。抗战胜利之后,黄金荣曾经出资重新修葺过黄家花园,但无论如何修缮,都很难达到当年的盛况了。一直到了解放之后,黄金荣将名下众多地产和房产都赠送给了上海市政府。1957年,黄家花园被市政府辟为公园。

作为杜月笙的师父,黄金荣自然是不甘心居于杜月笙之下,他的黄家花园处处与杜月笙争个你高我低,庆典每一步骤都要按照杜月笙的路数来,黄金荣大概不知,自己虽然还在坚持着大哥的身份,但已经在做拾人牙慧之事了。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上海三大亨之中,杜月笙是最会做人的一个,张啸林简单鲁莽,一辈子做得最对的事情就是跟了杜月笙,最失策的决定就是和杜月笙分道扬镳。而黄金荣一直没有放弃和杜月笙暗斗,想要证明自己的江湖地位比杜月笙高。但他始终没有摆脱流氓的段位,即便他修了比杜家祠堂更加豪华的黄家花园,即便他成立了比恒社人数更多的荣社,人们提到上海青帮,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杜月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