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19世纪之初,英国殖民当局即曾经想通过对华使用武力,实现其通过外交手段无法达到的目的,扩张其在华殖民侵略势力。1793年(乾隆五十八年),马戛尔尼使团访华未能达到英国当局的外交目的,英国即企图使用武力夺取由葡萄牙人窃据的澳门。

19世纪初,英国乘法国和西班牙联军侵入葡萄牙之机,以协助葡人防守澳门为由,于1802年3月(嘉庆七年二月)派出兵船6艘,驶至伶仃洋面,准备登陆,结果以英法和约签字而未果。1808年(嘉庆十三年),英印总督敏多又乘拿破仑占领葡萄牙之机,再次派兵前来,于9月21日登岸占领澳门之东望洋、娘妈阁、伽思兰三炮台。时任两广总督的吴熊光派行商前往劝其撤离,不果。乃于10月5日下令封舱,试图借停止贸易逼英国人就范。英国人反于10月下旬以兵船3艘驶入虎门,停泊于黄埔,逼近省城广州。11月14日,英兵驾舢板10只至广州,向十三行装取伙食。清军往阻不听,总兵黄飞鹏下令轰击,毙英兵1名,伤3名,英人乃退黄埔。同一天,嘉庆帝谕令吴熊光统兵剿办。吴奉嘉庆帝严旨后,调集官兵2600名,驻守于黄埔和澳门。英人见清军大兵压境,方始妥协,于12月中旬离开黄埔驶往澳门,次年3月离开澳门。这样,英国人最初图谋的以武力夺取中国领土澳门的企图以失败告终。

1816年(嘉庆二十一年),英国阿美士德使团访华再次遭到失败。英国当局意识到其打开中国大门,扩大对华贸易,以及维护对华鸦片走私贸易的目的,很难通过外交手段实现,于是开始制造对华战争舆论,并着手进行战争准备。1830年(道光十年),广州英商大卫荪在回答英国下议院考察东印度公司当时情况及大不列颠、印度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情况小组委员会的询问时断言:“中英之间迟早会有一场战争。”当时在中国广东从事贸易的英国商人也认为,只有强硬的态度,才会使中国让步,“到现在为止,产生过效果的唯一手段是我们军舰的行动”。

1832年2月下旬至9月初(道光十二年正月至八月),东印度公司广东商馆职员林德赛化名胡夏米,率78名船员,乘英国商船“阿美士德”号,对中国东南沿海进行了长达半年之久的侦察、勘测航行,对中国沿海水道、重要港口、海防武备等进行了刺探,绘制了翔实的航海图,为日后英国殖民者对华发动鸦片战争积累了大量第一手的重要军事情报,成为英国策动对华侵略战争的重要准备。

1838年底(道光十八年十一月),道光帝任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赴广东查办禁绝鸦片,中国政府严禁鸦片走私政策确立。林则徐坚决有效的禁烟活动,有力地维护了国家利益,但对罪恶的鸦片走私贸易而言,不啻为致命的打击。由于鸦片贸易给英国走私商人、英印当局和英国政府都带来了巨大的利益,所以中国的禁烟运动在英国引起强烈震动,战争的论调甚嚣尘上。而此次叫嚣战争最起劲的,正是当时在中国的英国驻广州商务监督义律和那些鸦片走私贩子。

1839年4月3日(道光十九年二月二十日),义律在同意遵照钦差大臣林则徐的谕帖,呈缴英商全部的鸦片后,即致函英国外交大臣巴麦尊,诬蔑中国的禁烟是所谓“不可饶恕的暴行”,是“侵犯英国生命财产、侵犯英王尊严”的行为,声称这是“陛下政府对于过去所受一切损害取得补偿的最好理由,这是把我们将来和这个帝国的商务安放在稳固而广阔的基础之上最有希望的机会”。因此,他建议对中国不宣而战,以迅速而沉重的打击,立刻用武力占领舟山岛,严密封锁广州、宁波两港,以及从海口直到运河口的扬子江江面。4月6日,他再次写信给巴麦尊,强调应由“女王陛下政府进行有力的干涉”,以实现在中国建立殖民者永久的居留地,让女王陛下的旗帜牢固地飘扬在中国的海岸。[4]此后,一直到5月下旬,义律陆续向英国国内发出了鼓吹对华战争的函件。

与此同时,被困在广州商馆内的英国鸦片贩子也一直筹划唆使英国政府发动侵华战争。5月下旬,所有被迫缴出鸦片的英国商人在广州商馆内达成协议,决定组成一个代表团回国活动,煽动英国政府发动战争。这些商人离开广州后,随即共同签名起草了一份请愿书,送交巴麦尊,敦促英国政府予以干预,以使把同中国的贸易置于永久可靠的基础之上。

8月初,林则徐命令外商缴烟的消息传到英国伦敦。英国国内那些与鸦片走私贸易之间有着利害关系的议员、银行家、商人、船主等立刻积极开展煽动战争的幕后活动,纷纷向英国政府提出各种建议和要求。他们认为,中国的禁烟,给了英国一个极好的战争机会,可以使英国乘战胜之余威,提出各种条件,强迫中国接受。这种机会也许不会再来,不能轻易放过。他们鼓吹:“对于中国和对付一切软弱的政府一样,果敢地施用武力,可以得到意外的效果。”8月7日上午,与侵华有关的要人在伦敦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如何敦促政府挑起对华战争。参加会议的有莫克·维卡、拉本德、约翰·阿拜·斯密斯及其两个兄弟、威廉·克劳复、拜兹、颠地和格兰特等9人(查顿还在回国的途中)。会后,除拜兹之外的8人与巴麦尊进行了一个小时的会议。

在一大批英国商人、鸦片贩子的煽动下,英国政府最终作出了发动对华战争的决定。1839年10月1日,英国内阁召开会议,专门讨论中国问题,经过长时间的讨论,终于决定派遣一支舰队到中国海去,并训令印度总督对英国舰队司令所采取的任何必要行动予以合作。1840年2月20日,英国政府任命海军少将乔治·懿律[9]为远征军司令、全权公使,查理·义律为其副手。同时,外交大臣巴麦尊根据鸦片贩子查顿等人提供的情报和战争方案,对懿律下达训令,指示其封锁广州及中国沿海口岸、占领舟山、要求赔偿、割让岛屿、订立条约等侵华的作战和外交方针。3月25日,英舰“都鲁壹”号自新威尔士港驶抵广东海面,其他英国舰船也满载着英国海陆各军,由其本土、南非、印度等地源源不断地向中国开来,战争的乌云迅速向中国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