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光涧实验室新栏目 #用创作来表达 的第 8 期。

每一期,我们都会找一位坚持在业余「创作」的普通人来聊聊天。

和同事讨论开新栏目时,我想到了我的一位高中老师。他年轻的时候喜欢画画,因为画了一些讽刺漫画而被批斗了,于是他只好举着自我批斗的漫画去游了街。但在那段非常艰难的日子里,也还好有画画,可以支撑他度过来。

这当然是个极端的例子,但它促使我想到两件事。

第一件事,我们如何面对生活里那些糟糕的时刻,我们如何拥有面对它们的勇气?

第二件事,当我们试图参与到重要的事情上面时,我们有什么能力可以参与其中?

我的答案是「创作」,以一种适合自己的方式去创作。

所有的创作,都是一种表达,它为我们提供许许多多的形式去表达,而不仅仅是文字。

用创作而进行的表达,首先不是影响他人,而是构建自我的力量。这个力量,可以使我们每个普通人得以鼓起勇气,面对生活。它帮助我们接近真、善、美和爱。

当有一天,我们遇到了真正重要的事情,经由创作所积累的能力,也能使我们在其中发出声音、做出贡献。

光涧的这个新栏目,希望为大家带来坚持日常创作的普通人的故事,也能鼓励更多的普通人去找到自己的创作方式,去获得自己的力量之源。

今天介绍的朋友柳舟,曾经是光涧孵化项目的一位设计师,现在在一家游戏公司做角色 CG。

柳舟在光涧办公的时候,为公司的橘猫小小黄留下了很多画作。小小黄总是会和叫做「大脸」或者「二福」的小人形象一起在他的画作里出现,后来我才发现,向日葵形「大脸」是他女朋友,而萝卜形「二福」是他自己。

在柳舟离开光涧办公室之后的几年里,我还时常在他的朋友圈看到大脸和二福的故事更新。心血来潮画上一次不难,而坚持画上几年,让我这样的观众都觉得,生活里还是有一些可贵的浪漫。

下面是光涧和柳舟的聊天记录。

柳舟

坐标:杭州

访谈时间:2020.3.3

日常身份:CG

业余创作:爱情小人绘画 大脸和二福 https://www.instagram.com/airoamer/

二福

光涧我记得你以前在光涧办公的时候,偶尔会做一个小纸片人,放在办公室里爬墙啊什么的,那个是二福吗?还是一个随便的小人儿?

柳舟那个不是二福,是最早做着玩的。小纸片人儿比较有难度,需要一些灵感,哈哈,不过算是二福和大脸的雏形。

柳舟之前在光涧做的纸片人

光涧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二福和大脸的形象?

柳舟2017 年的时候。我偶尔会剪一些纸片人,和一些小物件搭配在一起,有点搞怪的意思。

当时和女朋友吵架,异地恋嘛,经常吵架,也都不是很成熟,我就在知乎上查怎么哄女朋友…搜到一个帖子,说他给女朋友写日历,在日历上每天写一句话,然后一年之后当成礼物送给女朋友,我当时正好在学画画,我就想,这个想法不错,要不我每天画一幅画…

光涧一天画一幅画,感觉比一天写一句话难很多……

柳舟现在没法每天都画了。这是最早的一幅。

光涧大脸这个形象是怎么来的?

柳舟我妹子脸比较大,我又喜欢送向日葵…

光涧送向日葵是什么典故?

柳舟向日葵脸也比较大。

我妹子算比较活泼的那种,刚认识的时候觉得比我阳光,就觉得和向日葵的调性比较符合。后来天天送向日葵都把她送吐了

后来结合起了向日葵这个意向,就变成了大脸的纸片人。至于二福,最早的时候是没有萝卜形象的,只是有个肉嘟嘟的小长脸。

有一次我和朋友出去吃烧烤,当时多点了一些蘑菇,蘑菇中间都是用刀切开的,有一条缝。突发奇想,带了一只蘑菇回来,做了个这样的大脸剪纸。有点像是亚瑟王拔出石中剑的感觉。后来,这幅照片就宣示着二福形象正式的出土诞生。

光涧以前是每天都画吗??

柳舟对,最早的时候是的。画了大半年吧,后来太忙了,就间隔越来越长。

光涧每天都发给女朋友?

柳舟画了就会发,一般来说。也不一定,可能是会以其他的方式,比如打印出来夹在花里面送过去啊,或者做成剪纸啊。

也有做成这样的,大部分时间是异地恋,只能千里传情。

光涧屏幕上的这个是什么?

柳舟这个是钉子戳的像素画…9999颗钉子…不过是我妹子戳出来的

快被骂死了

光涧哈哈哈哈。这得戳多久?

柳舟不知道,今年情人节的礼物,但是我没来得及戳就去了杭州,直接把这个给他了。应该是戳了一周…

光涧你最开始是为了哄女朋友,画了之后立刻见效吗?

柳舟…emm,有时候有效,一般在小吵之后还是有效果的。不过还是成为了情感的寄托。

可能是我比较喜欢画,我女朋友本来是对可爱的东西不太感冒的,不过久而久之也觉得还不错。对我来说是以我自己喜欢的方式抒发我的感情。

搞的那个「二福咖喱屋」的公众号原来是给朋友看的,后来变成了双方家长都会查看的内容。有点像是在搞外交。

光涧所以选择画画,是找了一个你擅长的方式,每天可以有个情感的抒发?

柳舟是的,在北京见识到了很多喜欢画画的人,虽然我画的不如他们勤,但是坚持画了下去,而且至少有一些固定观众。

光涧你是来北京之后开始画画的?我以为你一直都有画画。

柳舟差不多,我是 2017 年开始学画画的,我每个月都是半个月在上海学画画,半个月在北京打工。

光涧你以前是什么专业?为什么要那么辛苦学画画……

柳舟我大学是学生物的,后来一直在做设计。

然后突然就想去做游戏了,当时想去加拿大学 CG,就报了个留学机构,自己也不太懂。进去人家就说要教你基础艺术课程啊,素描速写水彩 blablabla,就在上海学了一年。说是对学 CG 有好处,也对做作品集有帮助。

确实有好处…而且认识了很多学艺术的朋友和老师,后来都成了关系不错的朋友。

光涧那你现在把画画当做是一个要练习的专业,还是当做一个兴趣?

柳舟兴趣。

我已经做 CG 方面的工作了,实际上工作就是不断的练习了。

画画更多的是我觉得有意思,而且还能让我想起 17 年认识的那些喜欢画画的朋友。

光涧那它和你别的兴趣有什么一样和不一样的地方吗?

柳舟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有个借口可以坚持下去——爱情。我感觉我是个闷骚的人,把爱情和画画结合起来我觉得挺好的。

光涧画画有意思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柳舟对生活的记录吧,也有习惯成自然的感觉。

你看我后来很多时候有拍照然后在照片上画画大脸和二福的,回头看这些画能想起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画,是不是吵架了,为什么吵了架,是去哪儿玩了,是去哪儿吃了什么。

光涧感觉像视觉化日记。

柳舟就像日记,而且不用写字。

比如这个笔袋和这个袜子,都是她送给我的。

笔袋可像鱼了…只要我拿出来,无论在哪都会有人吓到,从南方到北方,从中国到外国,都有人觉得这个是条真鱼。

光涧你会随身带纸片人吗?

柳舟这不是纸片人,是画的在照片上画的。

因为不能随时随地剪纸片人,剪纸是更麻烦的事,也不好保存。虽然也有剪出来的,但是很少,剪出来就不好保存了,又不舍得丢。所以大多数时候还是在照片上画出纸片人的形状。一般在比较特殊的节日我会剪出来…

光涧剪出来之后都保存在家里了吗?

柳舟也有些送给大脸了,她刚跟我说有些找不到了。不过送之前就拍照留念了。

光涧我以为会摆一个柜子,就跟人家放泡泡玛特小人一样摆起来。

柳舟如果以后有条件会这么做,不过画应该还是会画。做成实体的应该是少数,也在考虑别的媒介,比如说橡皮泥和羊毛毡…羊毛毡太难了,放弃中…

光涧感觉还成了实验项目……

柳舟是啊,觉得挺有意思的,值得钻研,反正有铁打的几个观众

光涧你的画画素材,就是平时发生的事情吗?

柳舟是的,基本都是,有时候也是我自己身边发生的事,但一般都是两个人都知晓的事情。也有一些时候是实在想不出发生了啥,所以就画了很普通的画。总有时候是感觉生活太平淡的。

光涧会不会因此刻意追求让生活看起来有意思?

柳舟那不会。本来也没什么观众,基本就是晒晒生活嘛,能搞笑就搞笑。

光涧你们现在还异地吗

柳舟是的…大部分时间…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异地的时间很长。

光涧那二福和大脸在里面起到的作用大吗?维系你们的关系上?

柳舟我觉得挺大的,不知道实际上大不大…感情上来说应该是挺有用的。

客观的说主要还是两个人的心态都慢慢成长了,其实画画只是一个表现形式。不过我还是挺享受的,这也是我们俩之间特殊的一个东西。

光涧不再异地了,还会画吗?

柳舟当然会啊。以后如果结了婚有小孩了也会画给小孩看。其实现在也有新人物,只是最近画的少而已。

光涧新人物是怎么来的……

柳舟比如我们去见了一个朋友,那有可能就把那个朋友加进来。我表姐,比较胖…当时就画了个熊太太。

光涧表姐不会生气吗!

柳舟我妈会生气…说你怎么把人家画成熊,再怎么说也要画成牛夫人。我妈是炒股的…

光涧你妈太逗了……那你把女朋友画成大脸,她会生气么?

柳舟还好吧,她自己说脸大,可不是我说的。她还说我脸长呢,所以把二福画成了萝卜。

我记得一开始还没有二福的,后来有了二福大家就发现大脸是有男朋友的,再后来就发现是在秀恩爱…

光涧你女朋友会参与创作过程吗?

柳舟以前比较少,都是我在画。后来我意识到她参与创作的成分越来越多。

有些时候是提供一些上色的意见,有时候也直接会提供我创作的灵感。像这幅画,基本就是大脸的点子。

这种创作,如果是两个人都有参与那是最好的了。你一个人闭门做东西很容易失去灵感。

光涧刚才说你俩也在慢慢成长,你记录的大脸和二福的画,能看到这个成长吗?

柳舟这个好像看不到,成长属于敏感内容,毕竟这个画双方家长都能看到的。有时候也要考虑到大家的感受,不能让家人有过多的猜测…报喜不报忧。

光涧看起来还有审查机制。

柳舟也有些画是直接不发出来的,就私底下传阅。

就像我表姐(那个熊太太),以前我去她家,冰箱里上贴了好多小纸条,什么”老公是我错了,烧菜等你回来”之类的。就像那种,是不发的……

光涧你画一次要花多少时间?

柳舟快的话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吧,以前也有画一天呢。看复杂程度吧,如果想画的好一点就要多花时间。

其实内心有很多计划,只是时间不太足,所以没法画的更多,更好。

光涧比如什么计划?

柳舟一直打算当凑齐 365 幅的时候做本日历送给朋友们,终于现在是凑够了 365 幅,不过还是没时间做日历……

光涧已经有 365 幅了……那回头看是不是还挺有成就感的。

柳舟是,有成就感。月历估计能做,日历可能有点难,工作量太大。

不过,其实还是自己不够坚持,脑袋不用就会生锈,很多时候只是自己没下定决心做,不然的话每天一张也并不困难。

光涧你现在工作紧张吗?

柳舟还可以。我是个工作狂,所以就算回来的早我也会干活。剩下的时候就和大脸聊天了,有时候还得画画。

有时候就分不清是陪她重要还是画画重要,应该还是陪她比较重要吧?画画毕竟也只是形式,如果可以的话,两件事都重要

光涧嗯。画画能更好地、不受干扰地表达自己?

柳舟做感兴趣的事,又没有人指点,那不是很自由吗?

光涧今天画画了吗?

柳舟今天没有,准备画呢!

图片:柳舟

上一期和光涧聊天的是庆斌,他之前在 CSR 和公益咨询机构工作,目前待业中,他的业余创作是播客。可以点击这里阅读《 #用创作来表达 Vol.7:所有的生命体验都是整理和理解自己的过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