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考古工作者,打开了一个在地下封闭2000多年的艺术宝库

1975年至1979年,河北省考古工作者对两座大型墓葬进行了发掘,打开了一个在地下封闭2000多年的巨大的艺术宝库。其中位于城址外的一号墓是中山王系的第五代中山王墓,位于城址王陵区内的六号墓是第四代中山成王墓。两墓建制基本一致,墓室构造奇特,建造精致,规模宏大。但椁室以及车马坑已被盗扰、焚烧出土文物较少。而与椁室不相连的藏器坑,依然保存完好,出土文物十分丰富,达19000余件,其中有大量孤品、珍品出土,令世人震惊反映中山国政治的出土器物,有“刻铭铁足铜鼎”、“夔龙纹铜方壶”、“舒資铜圆壶”等,三件重器分别刻有469字、450字和20字铭文,为研究中山世系和中山国的重大历史事件,提供了极其贵的史料。“刻铭铁足铜鼎”又称王醫鼎,王即位十四年时元前314年或公元前313年)采用分铸工艺制作而成。通高51.5米,腹径65.8厘米。

盖钮与腹足部之间刻铭文77行469字,是我国迄今发现的战国时期字数最多的一篇铭文。从这座铜鼎以及“夔龙纹铜方壶”、“好奎铜圆壶”的铭文中,可以大致推出王醫及其前后的中山国诸公的在位年代错金”是金银镶嵌的一种工艺。这两座墓出土了许多铜错金银器,其造型之独特,结构之精巧,图纹之精美,充分显示了中山国高度发达的手工工艺。“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打破了传统的龙飞凤舞”的动态场面,以静为基调,底部由四只表情温驯的梅花鹿承托一圆圈,四龙四凤扭结盘结,翼尾相接,构成一个内收而外敞的支架,上覆几案,稳定而舒展,呈现出一种静态美。

“错金银虎噬鹿铜器座”,原是一曲尺形屏风的座足,其造型形象生动奇特,以动为特色斑斓猛虎,三足着地,一爪腾起,弓身挺尾,双目圆睁,正在吞食一只花斑小鹿。小鹿垂首蹬腿,拼命挣扎,似从微张的口中发出凄切悲鸣之声,一个弱肉强食的场景活灵活现。还有“十五连盏铜灯”、“银首人俑灯”、“犀牛器座”、“牛器座”、“双翼铜神兽”等等,都反映了中山国手工工业在铸造、冶炼及加工等方面的高超技艺。

中山王墓出土玉器多达3000多件,在中国玉器考古史上实属罕见。玉器的器形有玉环、玉璧、玉璜、玉佩、玉带钩、玉饰、玉片等,取材十分广泛。技法以透雕、浮雕、阴刻为主,刀法随花纹不同而变化。中山国的玉器雕件,以其新颖的纹饰和技法,毫不雷同的艺术造型和图案纹样,鲜明地反映出中山国玉器的独特风格,反映出中山国玉工鬼斧神工的琢玉技巧。中山国遗址还出土了大量礼器、货币,这些繁多的出土文物都对研究中山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风俗以及服饰等方面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有着十分重要的科学价值。

拱桥之祖安济桥

南疆北国的古桥,最长,当推福建泉州的安平桥:最短,则数杭州西湖的锦带桥。而位于省会石家庄市东南45公里处的赵县安济桥,则以最古老的敞肩石拱桥独占鳌头,更以高超的科学艺术价值而驰名中外。

安济桥,坐落在赵县城南洨河之上,因赵县古称赵州,所以又称赵州桥,又因大桥以石砌造而成,故当地俗称大石桥。1961年被国务院列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1年,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将安济桥选定为第12个国际历史土木工程的里程碑。

安济桥建于隋代开皇十五年至大业元年(公元595-605年),由匠师李春监造,距今已有1400年的历史了。该桥结构坚固,雄伟壮观。全长64.4米,拱顶宽9米。大桥的设计完全合乎科学原理,施工技术堪称巧妙绝伦。唐代中书令(宰相)张嘉贞在《赵州大石桥铭》中说它“制造奇特,人不知其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