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迅速、准确、保密、连续的战时通信体系是军队战斗力的重要元素。太平天国处于冷热兵器交替的时期,军事通信的作用虽然远不如当前信息化时代这么重要, 但在战争中也担负着传递命令和反馈战况的使命,对战场整体行动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太平军多次重要军事行动的失败和战时通信系统的阻塞有着密切的关系。

在太平天国稳定控制区内,太平天国建立了驿站,以驿站为依托,通信系统运行能较为稳定的运行。但成熟控制区范围有限,太平军又四处征战,鼎盛期还经常深入清政府控制区,衰退期则经常被清军追着打,因而通信就无法保证稳定有效了。

太平天国1853年3月定都天京后,很快就在5月初派兵进行北伐。北伐军一路孤军深入敌占区,与天京的通信联络极不稳定,尤其到了天津遇阻后,急需援军和军需物资支援,但派出的通讯兵都被清军抓获,北伐军的战场情况无法及时反馈给远在天京的总指挥杨秀清,而且由于通讯信件被截获,造成了一定程度军情的泄密,为北伐军的覆灭埋下了阴影。

1860年5月二破江南大营后,在洪仁玕主持下召开了太平军高级军事会议,商讨太平天国战略发展大计,策划分别由陈玉成,李秀成、李世贤和杨辅清四路大军于1861年4月围攻武昌,以解安庆之围并伺机歼敌。后由于李秀成进攻受挫,从上海购买火轮溯江而上的计划落空,分四路进军的计划被迫改成只有陈玉成沿江北岸西进和李秀成由江南岸进军的缩小版的战略。陈玉成按照预定时间攻占湖北黄州,等待李秀成的到来。但由于两人之间通信不畅,李秀成又因故耽搁了时间,没能在预定时间内赶到预定位置,陈玉成无奈撤军援救安庆去了。而迟至6月才赶到武昌外围的李秀成事先并不知道陈玉成已经撤军,二次西征劳而无功。

1861年9月安庆被清军攻占,陈玉成无奈率数万人马退守庐州。1862年2月陈玉成派扶王陈得才、遵王赖文光等远征西北招兵后,庐州城内兵力更加薄弱,陈玉成部很快就被清军围困至难以支撑。陈玉成四处派人出城求援,但没有一支援军收到陈玉成的求救信息,而当陈得才等人得知陈玉成危急,再迅速派兵增援时,陈玉成已经被苗沛霖诱杀。信息传递效率实在太低下了。

1863年11月10日,淮军在无锡县城附近俘虏了李秀成派往无锡和常州送信求援的李生香,李秀成写给常州守将护王陈坤书和无锡守将潮王黄子隆的求援随即被查获,信中都是要求两位部属大将派兵增援天京的内容。因为求援信被淮军截取,两位部属无从得知李秀成的指令。李秀成还曾数次给两位发出求援信,但都被清军截取,导致李秀成埋怨两位不听号令,有叛降之意。可事实却只是因为两人没收到求援信而引起的误会!

太平天国后期,越来越多的原太平军控制区被清军侵蚀,太平军的战场通信效率收到了严重的影响,现在还存有从天京发送给在苏州李秀成的紧急文书路程单:六月十九日午时从天京发出,历经丹阳、吕城、常州、戚墅堰、洛社、无锡、新安、浒关最后到达苏州时已经是七月初六,每到一站都有详细的时间记载,这段只有230公里左右的路程,使用的还是云马飞递的紧急公文,竟然还用了18天时间,依靠如此低效的通信来指挥作战,那黄花菜都变馊变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