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药智网|露露君

“胃痛,就吃斯达舒。”这句广告语,想必很多80后、90后都不陌生。二十几年前,这句话火遍中国大江南北,给修正药业带来了上亿元营收的好成绩。

而修正药业“背后的男人”修涞贵,可能很多人都想不到,创办企业之前他的工作是一名警察。

从一名体制内的警察,到驰骋商海的冒险家,把从负债400万的药厂,做到年收入600亿营业额。修正药业集团董事长修涞贵的前半生,是一部创奇的故事。

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剧,让他立志投身医药行业

1954年,修涞贵出生于吉林长春,毕业于吉林大学法律系。在开始做医药行业之前,他是通化市交警支队的一名设备科长。工作勤勤恳恳,一干就是二十年。

真正让他毅然从体制内跳出创业的原因,是父母患病相继去世的经历。

修涞贵的母亲是中医世家出身,她在当地做了一名中医。然而,当父亲中风病倒时,母亲也束手无策。按照其他医生的叮嘱,父亲服下了安宫丸,但事实上,安宫丸性凉,父亲中风应该吃性热药。结果父亲的病不但没好,反而恶化了,一家人到处求医问药,为父亲延续了9年的生命。

后来,母亲被诊断为肝病,医生叮嘱要多吃糖。那时候买东西要凭粮票,修涞贵托了不少关系买到了白糖,连米饭里都要为母亲放糖。后来却发现,母亲疼痛的地方不是肝,而是胰脏,是糖尿病引发的胰腺疼痛。

父母误诊的遭遇,让修涞贵第一次深刻体验到医疗行业知识安全的重要性。从那时候开始,就在他心里面埋下了一个投身医药行业的想法。

偶然机会,毅然接下亏损400万药厂

1990年,国家改革开放政策引发的创业和下海热潮席卷全国,修涞贵的心开始躁动起来,他正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

1995年,国有企业体制改革,制药企业打破了国家控制的单一模式,可以承包给个人,他知道自己苦等的机会快来了。

之后,通化市医药局的领导找到了他,问他愿不愿意接手一家药厂。

虽然这个负债累累的小药厂在当时是个烫手的山芋,但修涞贵为着自己心中的医药梦想,咬咬牙就答应了。

1995年5月9日,还未脱下警服,修涞贵就来到通化医药研究所制药厂大门口。

那时候,厂里工人已经7个月没有拿到过工资。修涞贵去银行贷款时,也因为银行质疑他没有偿还能力,不批贷款。

为了恢复大家的信心,使厂子尽快运转起来,修涞贵狠狠心,把自己的5万块积蓄拿到厂里面发给大家。

工资发下去之后,工厂也终于运转起来。但生产哪种药,怎么去生产,就变成了下一个要面临的问题。新药研发的周期长,投入多,效益慢,因此,他决定生产一种造价低、工艺简单的药品。当时厂里面一共可以制作6个品种的普通药,经过研究之后,只有天麻丸符合标准。

修涞贵通过化验发现,市面的假天麻丸非常多,很多工厂都偷工减料。在质量跟成本发生激烈矛盾的时候,还好,修涞贵没有忘记自己的初心。

他决定严控药品的质量,加大原材料的投入,并低于市场5分钱的价格来销售。很快,药厂大门的订货商排起了长龙。

只用了半年多的时间,修涞贵不仅成功占领市场挽救了濒临倒闭的厂子,还清400多万的外债,还赚到了100多万的利润。

太和圣肝+斯达舒,全面打开医药市场

1996年初,修涞贵偶然听说北京有一名研究肝病的资深专家,手里有味治疗肝病的良方。希望能够和他一起合作,共同研发新药。

没想到一登门,就遭到了拒绝。但是修涞贵没有放弃,在接下来的一个月的时间里,每天拜访专家,请教医药方面的问题,与专家一起讨论。最终,凭借着诚意,他拿下了“太和圣肝”的药方。

“太和圣肝”胶囊推出后,当年就实现产值3700万元。1997年,销售额突破了1亿元。

在肝药成功后,修涞贵趁热打铁启动了胃药的研发,聘请了多位教授跟博士,经过两年多的研发,终于开发出了大家熟知的斯达舒胶囊。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00到2003年期间,修正药业每年的复合增长率高达1876%。到了2010年,仅仅斯达舒单品销售额已经超过33亿。

此后,修涞贵汇聚上百名专家及科研人才,加大力度进行新药的研发,形成了“一大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八大制剂基地、五大原料基地、十大销售平台”的发展格局。

2018 年,修正药业营收突破637亿元,已经是集科研、生产、营销于一体的大型现代化民营企业。

在修涞贵带领下,修正药业以惊人般的速度,创造了一个从弱到强的医药产业神话。而这一切,让修涞贵的身价也随之水涨船高。

2016 年,修涞贵以175亿身家荣登胡润百富榜;2019年,修涞贵、李艳华夫妇又以220亿元财富名列《胡润全球富豪榜》153名。

修涞贵的故事完美地诠释了一句话:不忘初心,方能始终。

责任编辑:露露君

声明:本文系药智网整合内容,并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与本平台留言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