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本文由公众号半导体行业观察(ID:icbank)翻译自网站semiwiki,作者Daniel Nenni,谢谢。

在过去的六年里,EDA经历了另一次颠覆,就像2001年Synopsys收购Avant!一样,这让Synopsys成为EDA引领者,直至今日。或者说像2009年聘请著名风险投资家Lip-Bu Tan担任陷入困境的EDA先锋Cadence设计系统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在Lip-Bu Tan的执掌下,Cadence绝对是EDA历史上最繁荣的公司。

2017年,西门子以45亿美元收购了Mentor Graphics,股价溢价21%。收购传闻曾经一直围绕着无晶圆厂半导体生态系统,但没有人会想到它会成为欧洲最大的工业制造公司。最初的传言是,西门子将解散并出售Mentor,只保留西门子核心业务的一部分,具体地说,他们将出售Mentor IC集团。在随后的一次CEO圆桌会议上,这些传言被断然否认。现在Mentor(包括IC集团)是西门子公司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

虽然Mentor是最大、最具颠覆性的EDA收购,但还有许多其他收购。EDA一直专注于非有机增长(收购),我们通过EDA Merger and Acquisitions Wiki跟踪这些非有机增长(收购)。Synopsys是最大的收购EDA公司的公司,收购EDA和IP公司以及半导体生态系统以外的公司。过去6年,Synopsys收购了10家涉及软件安全和质量的公司,包括2017年以5.47亿美元收购Black Duck Software。Synopsys总共收购了不止88家公司,我们预计收购热潮还将继续。Mentor财务报告不再公开,但内部消息人士称,自收购以来,该公司的营收增长远远超出了西门子员工的预期。一些人估计,这一增幅可能高达25%。自从宣布收购Mentor以来,Synopsys和Cadence也一直在蓬勃发展,营收和市值都以一种非常不符合EDA的方式攀升。Synopsys的股价几乎翻了一番,Cadence的股价更是翻了一番以上。显然,华尔街对EDA重新产生了应有的兴趣。毕竟,EDA是电子产品的起点。

在过去六年里,EDA的另一个重要变化是客户组合。继苹果之后,系统公司现在正在掌控自己的芯片命运,开发自己的芯片。我们在SemWiki上看到了这一点,增加了我们不断扩大的读者群。随着IP、AI、Automotive和物联网细分市场的快速增长,系统公司现在主导着我们的受众。

系统公司也在改变购买EDA工具的方式。系统公司可以从SynopsysCadence或Mentor购买完整的工具流和IP,而不是购买point工具和组装定制的工具流(这是无晶圆传统)。对于首次涉足芯片设计领域的公司来说,客户支持的“单点联系”(One throat to choke)的概念是一种非常有吸引力的商业策略。

系统公司是云计算中EDA的理想选择,在多次尝试失败后,EDA终于实现了。从20多年前的虚拟CAD(VCAD)开始,到10年前的托管设计解决方案(HDS),以及在台积电、亚马逊、微软和谷歌作为合作伙伴的2018年Cadence Cloud的发布,Cadence已经涉足云计算领域多年。2019年,他们发布了Cloudburst平台,这是EDA迈向全面云实现的另一个重要步骤。

系统公司也不受传统无晶圆半导体公司的利润挑战的约束。例如,苹果可以为高级工具和支持支付更高的价格,而不需要通知他们的底线。因此,EDA公司通过提供IC工具和系统级设计工具并将其集成来满足系统公司的需求。最近对Synopsys的收购表明,基于系统的软件开发也是EDA的目标。

EDA在过去的六年中取得了EDA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繁荣,并将继续如此,因为半导体和电子产品无疑将继续主导着现代生活。

*免责声明:本文由作者原创。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半导体行业观察转载仅为了传达一种不同的观点,不代表半导体行业观察对该观点赞同或支持,如果有任何异议,欢迎联系半导体行业观察。

今天是《半导体行业观察》为您分享的第1928期内容,欢迎关注。

实时 专业 原创 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