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会牵牛意若何,须邀织女弄金梭。 年年乞与人间巧,不道人间巧几多。 ——宋代:杨朴《七夕》

七夕,牛郎织女一年一度鹊桥相会的日子。天上人的相会,本也与下届人间无关,地上的人偏要凑热闹去庆祝。庆祝也就罢了,还夹带些私心,倒赶在这一天要向织女乞巧。地上的人未免太不通情达理,牛郎织女相会的时间一年中本就一夕,一年三百六十余日,人们偏是选择这一天,去搅扰他们。有感于此,唐代诗人罗隐曾写了一首《七夕》诗:"月帐星房次第开,两情惟恐曙光催。时人不用穿针待,没得心情送巧来。"宋代女诗人朱淑真也写过一首《七夕》诗:"拜月亭前梧叶稀,穿针楼上觉秋迟。孙正好贪欢笑,那得工夫赐巧丝。"

罗隐和朱淑真诗中表达的意思类似,是说牛郎织女在七夕有限的时光里忙于相会,根本不会有闲余工夫,也没有心情去送巧给人间,奉劝地上的人不要盲目地等待。

罗隐和朱淑真口吻还算温和,更有毒舌的人,如宋代刘宰有一首诗:"天孙今夕渡银潢,女伴纷纷乞巧忙。乞得巧多成底事,祇堪装点嫁衣裳。"相对于罗隐和朱淑真,刘宰就太有失厚道。

这次要说的是杨朴的《七夕》诗,杨朴也不赞成乞巧的行为,但是所站的角度却别出心裁,与上文所提到的诗人迥然不同。杨朴诗中关注的点不是牛郎织女无暇送巧,而是针对人间存在的丑陋现象,借题发挥,施以讽刺。

杨朴《七夕》诗中的"巧",不再是局限于女子的女红技艺,而是专门指现实中人世间存在的种种巧诈。以彼"巧",喻此"巧",以七夕牛女之事,说人间之事,间接地针砭时弊,可谓是以小见大。道他人所不能道,且用得极巧,在众多七夕诗歌中独树一帜,可谓别出心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