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道植,1934年6月出生,朝鲜族人,中国国宝级刑侦专家、痕迹检验专家、弹道专家。崔道植的刑侦能力有多厉害,短短一句话可以概括:在他52年的刑侦时间里,平均3天鉴定一件罪案痕迹,无一错案。就是这短短一句话,恰恰能说明崔道植的牛,高频率的鉴定案件,依然保持零错案的记录,这比任何语言更能说明问题。同时,这也代表着无数被害者的沉冤得雪,崔道植不愧为中国版福尔摩斯。

崔道植能成为中国首席刑侦专家非常不易,他4岁时父母双亡,成为孤儿的崔道植靠着助学金读完初中,尽管如此,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1951年,17岁的崔道植本可以保送高中,但当时国家正处于抗美援朝阶段,崔道植投笔从戎,加入志愿军奔赴前线。1955年,他从部队被抽调到黑龙江公安厅,成为中国第一代刑事技术警察。这个岗位不同一般,不容许错误,漏掉任何一个细节就可能会冤枉一个好人,放走一个坏人。崔道植拼命提升业务能力,先后考取中央民警干校(现中国刑警学院)、哈尔滨医科大学,如饥似渴的学习刑事科学技术的相关知识。

从1955年从警至今,崔道植检验鉴定过的痕迹证物超过7000件,他亲自办理,特大案件中的痕迹鉴定有1200多起,强悍的能力保证他的刑侦生涯没有一起错案,他提供的鉴定结论在案件侦破中发挥出了巨大作用,并纠正了有些权威技术部门的错误结论,避免了严重后果,抓到了真正的犯罪分子。

崔道植侦办过的案子里,最有名的就是中国刑侦一号案:1996年3月,北京、河北等地发生7起袭警、抢枪案件,到了1997年中旬,新疆又发生3起抢劫巨额现金案。当时警方怀疑,这几起案件是同一支枪打响的。作为首席弹痕专家,崔道植接手此案。北京、新疆相距3000多公里,要将这两地案件串并,是一个高难度任务,任何细微的偏差,都可能导致整个案件的侦破谬之千里,崔道植从指痕、弹痕、弹头上的膛线痕迹入手,得出3点结论:新疆三起案件,由同一支“八一式”步枪发射;北京、新疆两地案件,由同一支“八一式”步枪发射;根据作案者熟悉两地的情况分析,歹徒很可能是在北京犯罪后被送往新疆服刑的人员。

这三点结论为并案侦查提供重要科学依据,指明了侦查方向,刻画了嫌疑人形象。果然,一周后案件告破,嫌疑人白宝山的情况与崔道植的判断完全符合。这个中国最凶狠罪犯,倒在了崔道植的手上。

生活中的崔道植,就像一位隐者,住在60平的老楼里,每天步行上班,很多人不知道,这位干瘦的老者,就是身怀绝技、叱咤警界50多年的刑侦专家。在我看来,崔道植从事的更是一份功德无量的工作,正因为他的细致入微、一丝不苟,才能告慰那些受害者,因为他的兢兢业业、不图名利,才能让坏人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