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计,逃为上计,普通人如此,贵为皇帝,在尴尬时刻,也是逃之夭夭,开溜第一。

公元756年,安禄山长驱直入,攻陷唐都长安。唐玄宗李隆基在长安落陷前仓惶出逃。逃到马嵬坡(陕西兴平西)时,随行的将士发生哗变,杀了杨国忠,又逼迫李隆基缢死了他心爱的杨贵妃,唐玄宗李隆基最后逃到成都。那一年,高龄皇帝李隆基已经七十二岁。

过了一百二十五年之后的公元880年,唐玄宗的第九世孙——唐僖宗李儇([xuān])——也如法炮制,成为唐朝第二个在位期间避难逃往四川的皇帝。这一年,僖宗皇帝才十九岁。

安禄山历任范阳、平卢、河东三镇的节度使,他造唐玄宗李隆基的反,属于体制内野心家的造反。杨贵妃的头,你李隆基摸得,我安禄山怎么摸不得?!你李隆基做得大唐的皇帝,我安禄山自称大燕皇帝,有何不可?你玄宗的侧卧之榻,我也要来酣睡一番!这便是安禄山的人生哲学。

让僖宗小皇帝尴尬的人,却是一个私盐贩子——黄巢。

黄巢家里世代贩私盐,家中并不缺钱。此人据说自小就有诗才,但科举失败。做人有点怨恨,价值观又有问题,家里钱多,却当不了公务员,进不了体制内,他认为是做人的屈辱之处,也是人生的一大失败。于是他一心想着报复社会。后人说他搞的是农民起义,真的是说错了。

公元874年,各地发生水旱灾害,麦才半收,秋稼几无。唐王朝又用兵不息,赋税不减反增,百姓流殍于道。于是,黄巢的同行——同是私盐贩子的濮阳人王仙芝——聚众数千人,揭竿而起。黄巢认为报复社会的机会已到,就带了自己家里的兄侄八人,立马响应、加盟了王仙芝。

黄巢高考落榜后,写了一首著名的反诗《不第后赋菊》:

待到秋来九月八,

我花开时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

满城尽带黄金甲。

这诗,其实只是一位名落孙山的失意者,一时怄气之下的作品,黄巢写过算过,发泄一下怨气,他自己或许也早已忘记了。只是过了几十年,黄巢借了机运,带领一帮乌合之众杀入帝都长安(今西安,唐朝的首都),屌丝逆袭成功后,才把当年的小诗再搬出来显摆的。黄巢加盟王仙芝是875年,他已经五十六岁,攻入长安是880年,他更是已经年逾花甲,距离当年写作那首反诗,已经四十多年过去了。

黄巢能当上大齐皇帝七年(如果从赶走唐僖宗,入住长安算起则是五年),靠的不是“义军”的厉害,而是两个法宝:对没有饭吃的农民的裹挟和政府军的怠政(皇上望风而逃,政府军望风而降)。等到政府军稍一积集,黄巢“义军”也就一哄而散。884年,黄巢在山东莱芜西南的狼虎谷,被他的外甥(名叫“林言”)割了人头,送了政府军,不明不白地死了。

当年的唐玄宗,如果说是由于晚年误用了安禄山而导致了灾难,这还勉强说得过去了,因为李隆基前半辈子毕竟开创了“开元盛世”的三十年。但他的九世孙唐僖宗李儇,就是一蟹不如一蟹的典型了。他十二岁接班,完全是由宦官田令孜扶起来的,在内廷,政由田氏出,在外镇,权为方镇握,总之,李儇只是一个木偶而已。

做个木偶其实也没有关系,但李儇天生颟顸,自以为是。难怪唐末的诗人罗隐和韦庄,也都要取笑他。

罗隐《帝幸蜀》诗咏其事:

马嵬烟柳正依依,又见銮舆幸蜀归。

泉下阿蛮应有语,这回休更冤杨妃。

(注:“阿蛮”是唐玄宗的小名。)

韦庄《立春日作》与此意境基本相同:

九重天子去蒙尘,御柳无情依旧春。

如今不关妃妾事,始知辜负马嵬人。

李儇天生颟顸和自以为是,他在成都大玄楼的受降仪式上,就表现无遗。

884年秋季,使节把黄巢的人头,连同黄巢的姬妾(活的),一起送达李儇面前时,李儇问道:“你们都是皇亲国戚和高官贵爵的女儿,世代承受国恩,为什么要顺从盗匪?”最前面的一位姬妾回答道:“盗匪猖狂,叛逆凶恶,政府出动百万雄狮,结果仍然被击败,连皇家祖庙都保不住,连陛下您本人都被迫流亡巴蜀。而今,陛下却拿不能抵抗盗匪的重罪,责备一个女子,请问,您将把那些高官显要,置于何地?!”李儇目瞪口呆,说不下去了。

上御大玄楼受之,宣问姬妾:“汝曹皆勋贵子女,世受国恩,何为从贼?”其居首者对曰:“狂贼凶逆,国家以百万之众,失守宗祧,播迁巴蜀,今陛下以不能拒贼责一女子,置公卿将帅于何地乎!”上不复问,皆戮之于市。(司马光《资治通鉴》第256---阿瑟注)

我要向这位居首的女子致敬,可惜司马光没有记录这位女子的姓名。这位女子,诚是一代豪杰,这番义正词严的讲话,使李儇这个无耻之徒,当场显了原形。如果李儇能稍有良知,他应该向诸位姬妾道歉,并礼送她们回家。

但是,李儇这个颟顸之徒,不可能有这种认知,过了四年(公元888年),他带着一肚子的自以为是,也“暴疾”而死,才活了二十七岁。从此,唐皇朝这艏大破船,在风雨飘摇中慢慢沉去……

2019824日星期六,于浙江海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