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疫情来袭,且阴影挥之不去时,疫情或许不是 一批医疗机构倒下的核心原因,但很可能是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

作者|周伯通

来源|看医界(ID:vistamed)

疫情冲击下,连锁医疗压力巨大

前不久,开业仅一年的重庆巴南区嘉悦口腔门诊部因停业造成患者被迫中断治疗被媒体曝光,背后牵出母公司重庆嘉悦口腔医院及投资机构重庆亚信医院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资金链断裂。

根据嘉悦口腔的宣传资料显示,嘉悦口腔作为口腔连锁医疗机构,之前已经在江北、渝北、巴南、万州、奉节、巫山、云阳、石柱、开县、忠县、垫江、璧山、綦江、大足、铜梁等地区拥有15家专业口腔医疗机构。

而如今的嘉悦口腔却批量成为了被告,在重庆市问政平台,根据医务人员的投诉,重庆嘉悦口腔连锁机构无法正常营业,已经拖欠员工工资数额巨大,同类职工受害者多达200多人。

如今这家口腔连锁集团轰然倒下,不由得让人联想与疫情冲击的关系。然而,据了解,事实上重庆嘉悦口腔一直亏损,仅2018年就亏损了近1800万。也就是说,抛开疫情因素,嘉悦口腔本身就深陷财务亏损危机。

当疫情来袭,且阴影挥之不去时,疫情或许不是其倒下的核心原因,但很可能是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看医界》了解,被疫情这根稻草压垮的不仅仅重庆嘉悦口腔一家,也不仅限于口腔领域,还包括儿科等之前投资较热的领域。

以儿科为例,没有发热门诊资格就无法接待感冒发烧患儿,一些没有发热门诊的儿科医院和诊所2月份和3月份病源均出现断崖式下跌,甚至趋零,即使是4月份也难恢复到平时的一半水平。

对此,一位资深人士向《看医界》表示,一些医生开的个体诊所相对抗风险能力较强,因为规模小,人力资源等成本相对可控,而一些资本主导的连锁机构目前面临的困境较大。

据了解,近年来,随着国家鼓励社会办医政策的持续出台,大批资本跨界进入医疗领域,跑马圈地式办医院、开诊所,医院基建一片火热。

据介绍,由于医疗机构是重资产投资,如果规模化、连锁化,必须要不停地融资,而融资的前提又是不停地开连锁,于是进入了恶性循环式的发展模式。

由此也引发了对于精英医疗人才的疯抢。据看医界传媒旗下为全国医疗机构提供精英医生猎头服务及多点执业医生、医生集团对接服务的医森人才(蓝医汇)相关负责人介绍,不少医院诊所开出的年薪高达数十万至百万元,即使如此,依旧人才难求。

据了解,目前社会办医疗机构的人力资源成本占收入的比重往往在35—40%左右,有的甚至更高,由此可见,医疗机构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

而一旦在疫情的影响下,一些医疗机构收入趋零,在巨大的人力成本及物业成本压力下,一些缺乏核心竞争力的连锁型医疗机构马上就陷入了资金链断裂的危机,融资前景渺茫,被并购或破产或将是大概率事件。

据《看医界》了解,在巨大的财务压力下,一些社会办医疗机构不得不启动降薪、裁员,不少医疗机构取消了保底底薪,一些医院直接薪资减半。

后疫情时代,共享医生或成趋势

后疫情时代,社会办医疗机构如何降低成本、度过难关呢?

据《看医界》传媒与上海交大社会医疗机构研究所联合于2019上海医交会(第二届全国医交会)上发布的《2019中国医生集团发展报告》披露,无论公私医疗机构,目前均正在大力引进与多点执业医生及医生集团(医生团队)的合作,以解决优质医生短缺难题。

据与会的企鹅杏仁总裁马丁医生介绍,企鹅杏仁门诊早就较为广分地采取医生合伙人制度,通过共享医生的方式,与多点执业医生及医生集团开展合作。

如今疫情冲击下,企鹅杏仁共享医生模式也被证明颇具先见之明。

《看医界》总编辑郭惊涛表示,即使抛开疫情因素,在巨大的人力资源成本压力下,未来医疗机构要想降低人力资源成本,采取共享医生模式是大趋势,也是应对疫情冲击的重要手段。未来,共享医生也将是实现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重要途径,以实现优质医生资源的合理配置。 (本文为《看医界》发布,转载须经授权,并注明来源。)

END

医森人才—全国医生 多点执业 对接 平台